2020年度总结

2020年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都将是难忘的一年。

年初,新冠疫情来势汹汹,很多行业都受到冲击,对于我从事的旅游酒店行业来说,冲击尤为严重,加上无法外出,在过年期间,我就将办公室退租了,和同事在家办公。在产品上,我们开发了酒店预售,完善了会员功能,开发了微信、支付宝、百度、今日头条的多端直销小程序,但业务推广不好,产品并未得到实际的应用,也没有营收。

时间到了年中,我还是选择了去做职业经理人,加入了一家面向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公司,管理近百人的研发团队,这个行业对我来说是全新的,所以我也重新开始学习业务,熟悉系统,了解团队中的每个人,经过半年时间,我也融入了团队,并为团队制定了新的KPI,组织每周技术培训,搭建了Scrum敏捷开发体系,在年底时,主要的开发小组都已经采用Scrum进行开发了,当然写代码也没生疏,开发进度紧张的时候也会参与到编码中。

再次创业铩羽而归,让我深深的思考创业,创业这件事情大概率是要失败的,不成功的因素太多了,此次创业,产品上已经用最少的资源,实现了核心需求的功能,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业务上的支撑,产品无法推广。另外,我也深刻的感觉到,创业越来越难,第一,创业成本高,人力、市场等等成本每年都在增长,花钱的地方太多了,创业越来越依赖于资本,白手起家成功真是梦想;第二,针对旅游行业来说,毛利实在太低,这并不是一个利润丰厚的行业,这个行当里的从业者真是赚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除非是有规模的平台,高额的技术投入换不回相应的利润回报,根本没有投入产出比可言;第三,行业互联网巨头,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垄断,为保证自身利润,向资源方抽血,利用大数据,对用户杀熟。在旅游行业,这几年来都没有出现革命性的创新产品,C端流量被携程、飞猪、美团几家瓜分挟持,在既有游戏规则下,也很难诞生出优秀的创业企业。

互联网C端流量已到瓶颈,但出现了一些新特性,即公域流量向私域流量转移;传统线上媒体形态向新媒体形态转移;C端消费受KOL、KOC、社交化、社区化的影响日趋明显,获客渠道也随之呈现多元化、分散化;计划性消费向随意性消费转移等等。今年受疫情影响,直播带货异常火爆,感觉商家如果不做直播带货,就要被淘汰了,但其中是否有MCN机构刷单刷流量,商家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目前实物商品的直播带货的闭环已经基本完善,但对于旅游酒店这类线下有时效的服务类的产品,完善的闭环还未形成,如果说旅游酒店行业创新还存在机会的话,我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另一方面,我认为在任何时期,内容都是有生命力的,这点我体会非常深,做互联网这么多年,我觉得做的最好的还是1999-2000年期间做的个人网站,是通过内容聚集了一大批忠实的用户,20年时间,内容的形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文字到图片再到视频,从中央化产生内容到UGC,从PC端到移动端,但内容的本质没有变化,优质的内容总是受追捧的,踏实的产出优质的内容,将内容转化成流量最终变现,也是另一个创业的机会。

今年读了几本书,吴军博士的《全球科技通史》、《态度》、《格局》、《信息传》,由于再次带团队做敏捷,所以又读了《敏捷软件开发:Scrum实践指南》、《敏捷软件开发:用户故事实战》、《敏捷转型,打造VUCA时代的高效能组织》、《精益产品开发原则、方法、实践》,还有管理类的《OKR工作法》、《技术领导力》等;

今年我还是做了一件成功的事情,就是减肥,我曾在2016年的一篇Blog里说道,自己要坚持减肥,但这么几年来,在减肥这件事情上一直没做到,也没坚持下来。体重超标会引发很多健康问题,而且我发现这世界上优秀的人基本没有胖子,成功人士在身材保持方面的自律同样是极度的严苛,所以从今年9月份开始,我下定决心减肥,每周至少5天跑步,每次跑4公里加1公里快走,周末时还会增加HIIT运动,同时控制饮食,每天晚上吃的很少,还是以蔬菜为主,几个月基本没有吃过大餐、甜食和饮料,终于到12月底,我的体重从8月最高接近87kg降到了75kg左右,体脂率从27.5%将到了23%左右,肚子是明显下去了,虽然还有些超标,但相信随着减肥的继续进行,身体状况会越来越好。其实任何困难的事情,是要认真坚持,都是可以做到的。

前2年创业,英语的学习有些中断,今年我继续了英语的学习,目前在扇贝网上的打卡记录是1752天,后续会增加更多阅读和听力的训练。

由于疫情的原因,今年没有出国旅游,只是在8月份的时候,带着家人去了趟浙江绍兴,参观了一下鲁迅故居,让儿子看了语文课本中的百草园和三味书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难过而又难忘的2020年就让它过去吧,2021年,在工作上希望能把目前的这支团队带到一个新的高度,为公司输出更有价值的东西,在生活上希望家人健康,孩子学业进步,希望疫情能尽快结束,让大家过上正常的生活。

图片:杭州西湖,拍摄于2020年8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