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 2023年12月

2023年度总结

持续三年的疫情终于结束,人们可以摘下口罩,自由的呼吸了,但其带来的伤痛将永远被铭记。

元旦假期前,我的父亲突发脑出血,在昏迷了四天之后,于1月2日永远离开了我们,一句话也没有留下。我父亲平日身体还好,血压也正常,在22年12月份的集中爆发期感染了新冠,但已经进入恢复期,医生说,我父亲的脑出血和新冠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新冠病毒会攻击血管。我清晰的记得在抢救室门口的走廊里,我拉着姐姐的手,放声痛哭的场景。如果没有亲身经历,你永远无法体会到,在ICU里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至亲,心跳一点点变成零的那种痛苦。我父亲很小时就成为孤儿,在那个年代得到了政府的照顾,给他安排了工作,他也不负自己的努力,逐步成长为国企的中层干部,退休后还没享几年福,就遭此厄运。父亲生前一直想回自己的故乡崇明养老,所以我们把他安葬在了崇明岛,一个环境优美的陵园,父亲也终于叶落归根,回到他从小生活的地方。

安葬父亲的陵园
安葬父亲的陵园

逝者已去,生者还要好好的活下去,在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悲痛之后,我选择坚强地面对生活,因为人必须向前看。年中的时候,我离开了之前的公司,选择重新创业,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疫情结束,旅游业开始复苏,所以我回到了自己熟悉的旅游行业,和朋友一起筹划新的商业机会,同时为以前的客户提供数字化转型战略咨询,不断思考在新一轮产业革命到来的前夕,我应该做什么。

回顾中国互联网经济高速增长的这20多年,基本可以划分为2000年至2010年的PC互联网时代,2010年至2020年的移动互联网时代,2020年后,应该是AI和产业互联网的时代。2022年11月,OpenAI的ChatGPT横空出世,在上线之前,比尔·盖茨看了演示后说:“这东西真让我大开眼界”,到了2023年3月,OpenAI的GPT-4版本发布,可谓一骑绝尘。这一整年,各大厂纷纷发布自己的的AI大语言模型和相关对话产品,比如Meta的Llama 2、智谱的ChatGLM(智谱清言)、百度的文心一言、阿里的通义千问、科大讯飞的讯飞星火等等,2023年底,Google又发布了超强的多模态模型Gemini,并应用在其对话产品Bard上。AI图像生成方面,Midjourney和OpenAI的DALL·E 3各领风骚,Stability AI的Stable Diffusion作为一个开源的图像生成模型,也被广泛使用。AI视频生成也在快速发展,斯坦福华人女博士创立的AI视频公司,半年融资5500万美元,推出产品Pika。总体来说2023年可以说是AIGC(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元年,各种AI生成工具和内容扑面而来。

在5月份的时候,陆奇博士在奇绩创坛做了一次以《新范式 新时代 新机会》为主题的分享,让我深受启发,陆奇博士提出,数字化的终局是信息、模型、行动的三位一体,信息的拐点已经完成,信息变得无处不在,其原因是信息的生产和获取成本从边际成本转向固定成本,由此产生了Google、Apple、Amazon这些伟大的公司。当前正处在模型的拐点,模型将无处不在,这个拐点的背后是“模型”的成本发生了类似的结构性变化,即模型成本从边际成本发展为固定成本,其表现就是大模型的出现。下一个拐点,行动将无处不在,是机器人、自动驾驶和空间计算的组合,其代表是特斯拉。

大模型其实并不是狭义的大语言模型(LLM),特别是OpenAI集合DALL·E 3以及Google的Gemini等多模态的模型出现,大模型的内涵更加广泛,陆奇博士提到:“我们每一个人,除非你有独特的见解、独特的认知、独特的问题解决能力,否则你能做的,大模型都可以做到”,仔细想想,确实,模型代表什么?其代表的是知识,是方法论,我们做战略分析用的PEST、SWOT、五力,市场营销用的AIDA、4P、5C,软件开发用的瀑布、迭代、Scrum都是模型,人类社会中每一件事情都由模型来表达和驱动,但作为个体是不可能掌握所有模型的,而大模型包含了人类所有的公有知识,它的出现,让我们可以充分运用它,在信息基础上帮助人或是替代人做推理和决策,并产生行动,而驱动大模型的方式,就是用自然语言,通过Prompt与其交互。大模型的进化速度将非常快,模型的拐点很快会到来。

从经济学来看,“成本由边际转向固定”就是边际成本递减并趋近于零的现象,这就比如“当腾讯成功开发一款电子游戏时,网上可以有百万、千万人下载而不会增加腾讯的成本。淘宝网已经拥有四亿活跃用户,而新增一个用户不会给淘宝带来任何额外的负担,即边际成本近乎为零。”(出自许小年教授的《商业的本质与互联网》),与边际成本递减伴随的是边际收益递增,其本质是经济学里的规模经济效应,其实每次产业革命,都是生产力提高后出现的规模经济效应指数级增长,模型的拐点,就是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轮产业革命的起点。

用Midjourney生成的图片
用Midjourney生成的图片
Prompt:A beautiful Chinese woman is shopping in Shanghai City God Temple, real photography –ar 3:2 –v 5.2 –style raw

在1999年和2010年,我都选择了创业,从时点上看,都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但都没有成功,让我非常的沮丧。最近和很多业内的朋友交流,大家都感觉到现在这个时期和2000年的互联网以及2010年的移动互联网刚开始的时期非常像,基础有了(2000年时大家开始上网了,2010年时智能手机开始普及,有了iOS和Android,现在有了大模型),但缺乏AI原生应用以及Killer App。大家都相信人工智能,特别是大模型会重塑很多行业,很多应用会重新用AI再做一遍,但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一种变革性的改变,其规模经济效应将再一次出现几何级的增长,商业模式会被重塑,很多职业也会被替代,包括设计师、程序员等等,在新时代下会出现的是创业者、科学家、艺术家以及更多的科技公司,也将不断涌现出将AI技术与实际业务场景结合的创新者。

12月6日,Google and Alphabet的CEO Sundar Pichai(桑达尔·皮查伊)在介绍Gemini的Blog里说:

I believe the transition we are seeing right now with AI will be the most profound in our lifetimes, far bigger than the shift to mobile or to the web before it.

我相信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人工智能转变将是我们一生中最深刻的转变,远远大于之前向移动互联网或互联网的转变。

我也坚信人工智能将再次改变人类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就像在1998年左右刚接触互联网时相信互联网将改变世界一样,我也将投身于这次AI技术变革,结合自身行业,寻找新商业机会。

今年也读了不少书,《置身事内:中国政府与经济发展》、《商业的本质与互联网》、《重新理解创业:一个创业者的途中思考》、《中美相遇:大国外交与晚清兴衰(1784-1911)》、《芯片战争》、《芯片简史》、《极致产品》、《谋生:王志纲谈生涯规划》、《沸腾新十年:移动互联网丛林里的勇敢穿越者》、《造浪者:互联网大佬们没告诉你的事情都在这儿了》、《小岛经济学》、《增长黑客》、《增长黑客实践》、《生成式人工智能》、《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埃隆·马斯克传》,其中强烈推荐兰小欢教授的《置身事内:中国政府与经济发展》和许小年教授的《商业的本质与互联网》这两本书,《置身事内》可以深入了解中国政府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商业的本质与互联网》可以从经济学的角度,理解互联网背后的商业逻辑。读《埃隆·马斯克传》,感受到马斯克与乔布斯一样,具备那种天然的现实扭曲力场,他们都是改变世界的人,也是那种有极强的理想信念的人。特别有意思的是,读《埃隆·马斯克传》和微软CEO Satya Nadella(萨提亚·纳德拉)的自传《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这两本书,会发现他们在某些方面有着截然不同的价值观,比如萨提亚强调一定要具备同理心,而埃隆却认为“同理心不是公司的资产”,其实他们都有各自的出发点和道理。英语学习也在继续,在背单词的“扇贝网”上的打卡记录是2640天。

父亲的猝然离世,让我再次意识到,身体健康才是一切的基础。2020年的时候,我曾成功减肥,但这两年来,由于工作和辅导儿子功课,运动少了,所以体重也反弹了不少,所以从6月份开始,我再次减肥,每天跳操、跑步,配合饮食,我的体重从6月份的79kg降到了现在的65kg左右,体脂率降到了19%左右,肚子是完全下去了,跑5km一点也不喘,为了挑战自己,还完成了10km跑,老朋友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几乎都是:“你是不是瘦了?”。现在运动已经成为了习惯,每天坚持有氧操并配合力量训练,也相信自己能一直坚持下去。

去年儿子中考后没有出游,伴随着出境游恢复,在今年的暑假,我们一家去了日本京都和大阪,京都的寺庙古朴,展现我大唐的神韵,大阪的线下商业依旧发达。日本人仍然保持着规则、秩序和优质的服务,但较前几年去东京,感觉好像没那么干净整洁了,日本的年轻人也更加的开放自由,没有那么的拘谨了。

日本之行
日本之行

2023年虽然给我带来了刻骨的伤痛,但也让我看到了未来的机会,希望在2024年,可以把AI技术落地到实际的业务场景上,发挥出商业价值,在AI技术变革的时代中跟上潮流。生活中希望家人身体健康,儿子学习进步,为2025年的高考打好基础。

最后,我想说:“爸爸,我真的很想你,我多想带你一起,再看看这个美好的世界!

封面图片:夜幕下阳台上的花朵,用父亲的单反相机拍摄于2023年1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