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故事

我外公已经90几岁了,虽然现在在北方生活,但他可以说是个老上海,解放前就生活在上海,在他嘴里,是没有淮海路的,只说霞飞路,外公对老上海的熟悉程度,按照我外婆的说法就是连公共厕所在哪里都知道,外公和我说当时上海城区的范围也就到现在淮海西路凯旋路那个地方,也就是现在胸科医院的附近,几十年过去了,上海的城区不知道扩大了多少倍。

我外公确实是一个有些故事的人,他年轻时从扬州乡下到上海学做生意,当时由于资讯不发达,商品价格不透明,他们就做倒买倒卖生意,比如把粮食运到上海,或是把上海的一些商品运到外地,赚取差价,外公的生意做的还不错,据我外婆说,当时出门都是坐黄包车的,从来不走路,可能就和现在出门就打的差不多,当时汽车还是非常稀少的,如果能坐上汽车,那你牛大了,估计也就黄金荣、杜月笙之类才能有这样的排场吧。我外公平日除了做生意,就是打麻将、跳舞,我外公麻将打的那个好,打花打番什么的都是我和他学的,外公的日子过的是真不错的,至少在解放前吧。我外公的后台老板,据他说是国民党第八战区司令长官兼安徽省主席,是官僚资本,后来我去网上查了一下,在1948年8月至1949年3月,安徽省主席是夏威,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曾经担任第八绥靖区司令官,看来外公记忆有些偏差,毕竟时间太长了。我外公帮他们做生意,还好没有掺和进国民党,在解放后,曾经把我外公找去了解情况,我外公一看这个人,不就是他们公司门口卖香烟的嘛,原来是地下党,后来文革时期,也被关过牛棚,不过还好,毕竟只是个生意人,都平安度过了。再到后来外公凭借丰富财务经验,在财务、审计领域还是做的非常不错的,他的很多学生都考上了注册会计师、会计师,但在改革开放后,真正需要这样高级财务人员的时候,外公已经要退休了。

几年前外公来上海,我陪他走在南京路上,他还和我讲当时的“大新”、“永安”、“先施”、“新新”四大公司,几年过去了,外公确实老了,走不动了,再来上海的愿望可能再也实现不了了,我想,在他的记忆深入,将是永远是老上海的那种样子。

—分割线—

前一段时间,我iPhone里App Store的菜单全变英文了,觉得挺奇怪的,而且无论怎样弄都都变不回英文了,后来我找到了解决方法,就是用自己的Apple ID在App Store里重登录一下,具体就是“设置”里,iTunes Store和App Store选项里,点击Apple ID,选择注销后在重新登录一下,当然由于我的账号是中国区的,显示中文,如果本身是美国的Apple ID,可能就是英文的。

—分割线—

上次《打车App调查》的结果

1.你是否使用过打车App,比如嘀嘀打车、快的打车等
没听说过(16.7%)
听说过,但未使用过(79.2%)
偶尔使用(4.2%)
经常使用(0%)

2.你觉得打车App的前景会?
创新模式,带来多赢发展(75%)
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自生自灭(8.3%)
有政策风险,或因影响正常出租运营秩序而被叫停(16.7%)

看来虽然经常使用打车App的不多,但对打车App的未来还是看好的多。

今日没有新调查。

欢迎订阅我的微信公共帐号:“Laoer杂谈”,搜索微信号:laoertalk,或扫描页面右侧的二维码
新浪微博:@laoer
Twitter:@lao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