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总结

日子过得好快,一转眼到了年底,又到了该总结一下的时候了。

2016年是充满变化的一年,有些变化完全出乎意料,面对这样的变化,我也只能“拥抱”。

过完年到4月份,公司业务线的划分出现了变化,最大的变化是产品部门从业务部门划出,变成一个相对独立的部门,形成业务、产品、研发三格局的结构,这样的结构比较符合互联网运作的方式,所以这个改变还是起到了不错的效果。

2015年总结的时候我说过2016年要在移动产品上发力,在4、5月份的时候,我和移动团队策划了一个活动,就是从PC Web端转化用户到移动端,活动在6月上线,为期2个月,效果非常理想,2个月的时间,移动的订单数量就逐渐超过PC端,与去年同期订单数相比,出现了成几倍的增长,在活动的后期,随着进入行业的旺季,出现了移动和PC订单同增的势头,订单总量是逐步走高的,而且活动结束后移动端的产量也比之前高了很多,说明用户有所留存,由此看出,移动仍然有很大空间,但我们的平台实在太小了,能给我们的空间也太有限,我们移动产品的未来在哪里呢?

就在这个时候公司情况“风云突变”,集团决定我们公司要和集团内的另一家公司合并,新公司的CEO、组织结构都变了,这个变化来的实在太突然,完全没有准备,面对这样的改变,整个团队表现的还比较稳定,虽然我和团队都有很多纠结,但还是在逐步适应的过程中继续前行,其实我也想了很多,最后我告诉整个团队,选择做正确的事情,什么是正确的事,就是对用户有价值的事情,我们不会为了小团队利益做一些最终损害用户利益的事情。

随着公司的逐步整合,我们也接到了新任务,新公司决定将原来分散的多个移动应用整合成一个APP,这个APP的产品研发任务就落到了我们团队上,其实我们整个团队一直有这样的愿望,希望能做一款代表整个集团品牌的APP,为此,我们已经积累了多年。经过4个月左右的不懈努力,一款覆盖集团23个品牌,约5000家酒店,百余个旅游产品的全新APP在12月10日正式上线,这款APP汇集了我们整个团队所有人的心血、努力和这么多年来的梦想。

大浪淘沙,凤凰涅槃,这支团队与我3年多前刚刚接手时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经过3年多我不厌其烦的叮嘱、不断的历练、大大小小的战役(特别是2015年的大仗),这支团队已经逐渐具有了不屈的精神和战胜困难的勇气,面对压力,更多的表现出一种从容和自信,虽然距离我理想中的“梦幻团队”还有很大的差距,但他们已经开始从平凡走向优秀了。

技术方面,今年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2015年总结的时候提到的Docker尝试,在2016年取得了突破,在与合作伙伴–才云科技的共同努力下(才云是为数不多的几个靠谱的合作伙伴之一),我们将95%以上的应用Docker化,并迁移到了基于Kubernetes的Docker集群上,在国内使用Kubernetes的企业还较少,在旅游行业中,我们肯定是第一家,Kubernetes和Docker的运用,使整个开发及运维管理的效率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应用发布时间从之前的小时级提高到了分钟级,应用发布逐步下放到开发团队,大多数时候,开发人员只要在Jenkins里点一下,几分钟内应用就发布完成了。与此同时,我们在新的项目中逐步使用Git作为代码仓库,在前端应用中使用React,在Redis/Codis、Elasticsearch优化方面都取得不少进步,而且2016一整年,应用系统都非常稳定,没有出现过大的故障。

个人技能方面,由于公司使用Kubernetes的Docker集群,所以我也开始研究Docker,并迅速喜欢上了这项技术,以前我装一些软件都是自己在Linux下用源码编译,连yum或apt都不用,自从有了Docker,我要测试一些软件,就直接去Docker Hub上找相应的镜像,拉下来直接运行就好了,包括实际或测试用到的GitLab、Nexus、RabbitMQ、Kafka、Postgresql等等,后来我发现一些Docker镜像里面的软件版本较低或功能有局限,干脆把Dockerfile git出来改一下或重写一个Dockerfile,再Build成我需要的镜像。

在7、8月份的时候,我开始研究微服务架构,从而研究Spring Cloud,感觉Spring Cloud的资料还是相对零散,我就写了一个Spring Cloud微服务框架的Demo,放在了GitHub上,微服务架构与Docker是绝配,简直珠联壁合。我在团队中推行React,其实是希望将来能在移动应用里使用React Native,React Native在年初就开始跟踪了,10、11月的时候,我研究了一段时间的React Native,在模拟器里实现了一些应用场景,React Native发展太快,每两周就有一个新版本,整个社区也非常活跃,国内腾讯、阿里都已在移动应用里使用React Native,这是一项有前景的移动开发技术。今年我还干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在5月份的时候,魏则西事件爆发,一向鄙视百度的我,突然感觉到使用自由的互联网是多么重要,而且是要让家人朋友不能被百度之流蒙蔽,所以我开始研究如何让家人也能方便的使用自由互联网,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家里的路由器上实现“科学上网”,但一般的路由器是不会有这样的功能的,我开始了解OpenWrt,OpenWrt也是Linux,很多智能路由器的操作系统都是用OpenWrt改的,测试了几款路由器并刷入OpenWrt,最开始我通过路由器VPN出去,但我发现VPN虽然连上了,但很多网站还是打不开,推测是DNS污染比较严重,后来我还是选择了Shadowsocks,在路由器上实现了“科学上网”,家人只要接入这个路由器,就可以访问自由的互联网了。

今年继续读书,读的书有《硅谷之谜》、《文明之光》3册、《分享经济:供给侧改革的新经济方案》、《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冒险人生》、《刘强东自述:我的经营模式》、《启示录:打造用户喜爱的产品》、《Google:未来之镜(全球创新巨头真正的工作、思索与规划)》,在这些书里,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吴军博士的《硅谷之谜》里讲到的,在硅谷,哪怕是一个很小的公司,其研发的产品也是面向全球用户,所以在硅谷,诞生出了像Google、Facebook这样的伟大企业,而对比我们,我们何时才能有这样的眼界和气概呢?

英语的学习也在继续,在扇贝网上的打卡记录已超过1100天,在今年打卡1000天的时候,我还写过一篇《1000天的感悟》,我相信我仍然会继续坚持下去。

最后说说生活吧,年初的时候,一家人去了趟日本东京,东京之行给我老婆极大的触动,东京的蓝天,干净的街道,发达的商业,行色匆匆但极讲礼貌的行人,这与她在国内看到的情况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我也在思考,但始终无法将彬彬有礼的日本人和南京大屠杀的刽子手联系在一起,也许是日本人太注重规则与秩序,一旦没有约束,人性的丑恶就展示无疑了。年中的时候一家人和我父母,一起坐了一趟邮轮–海洋量子号,邮轮确实适合一家人共同出游,不用费心思。

在充满变化的2016年,还是要感谢一直支持我的团队和爱我的家人,对于2017年,仍然会面对太多的变化,追寻内心、做好自我就行了。

1000天的感悟

今天是我在扇贝网学习英语单词打卡的第1000天,也就是说,我已经在扇贝上坚持背单词1000天了,我看了一下打卡记录,第一次打卡是在2013年的7月30日,三年来除了出差、出国及一个小的中断期,基本上做到了每天坚持在扇贝网上背单词,其实每天花在背单词上的时间不多,大概只有10几分钟,但持续的坚持与积累还是有一些效果,现在会看一些英文的新闻,阅读英文技术文档,在Facebook及Twitter上关注一些英文的资讯,但要真的能把英语运用好,还需要继续坚持。

坚持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除了背单词,我还做过一件坚持了许多年的事情,就是写开源软件–“天乙社区”,大约从2001年至2009年间,我一直在业余时间开发并维护自己写的“天乙社区”,这是一套用Java语言编写的BBS社区软件,从最早的纯JSP,到后来的SSH框架,前前后后一共写过8个大版本,每个版本基本都要花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我一般是用半年的时间思考新版本的架构和功能,做技术积累,探索并解决可能遇到的问题,之后动手开始写,从页面到后台,全部由我一个人在业余时间完成,每天下班后的夜晚和周末的清晨,就是我专注于这个软件的时刻,每个版本发布后,我都会把代码开源出来,供大家下载,我做过一个粗略的统计,“天乙社区”的源代码被下载超过10万份,很多学习Java的朋友都加我MSN、QQ向我提问题,有Java培训机构使用我的代码做教程或是给学生布置作业,来我公司的应聘者,面试时用其来说明自己的实践经验,有的更直接说认识我,有一天我老婆和我说,她一个北京同学的老公和我是同行,还认识我,说是在MSN上加过我,发过来个截图一看还果真,估计也是之前问我问题的吧:),这些看我代码学习Java人,到现在很多都成了架构师、技术总监甚至是CTO,都成了公司里的研发骨干和栋梁,想到这里,自己还是挺欣慰的。

相比较坚持下来的事情,没坚持下来的事情更多,最让我后悔的事情,是在中国第一波互联网浪潮时做的网站没有坚持下来,在1999年时,我开始创办自己的个人网站,名字叫“爱情工作室”,一个情感交友类的网站(这个网站的故事在之前的博客《追逐互联网的梦想》中有记录),这个网站比世纪家园、百合早了N年,但在2001年第一波互联网浪潮破灭时,没能坚持下来,其实原因也很客观,网站没有盈利模式,没有广告收入,租用服务器和带宽那时还是天价,也没有合适的能跑程序的虚拟主机,不像现在云主机到处都是,而且价格便宜。机会一旦失去就再也无法找回来了,我可能失去了做情感交友类网站中国第一的机会。

还有一件没坚持下来的事情就是减肥了,我目前体重81KG,今年7月份体检的体重指数BMI是27.1,属于“偏胖”了,而且肥胖已经让我的血压和血脂偏高,影响到健康了,我一直想把体重降下去,这几年,虽然每周也又一次健身房的运动,但可能是运动量不够,或是吃的热量高,体重没有变化,甚至在一段时间内还有上升。体重是不减不行了,就在最近的1个月,开始使用Keep每天进行运动,希望能像背单词一样坚持下去,直到体重减下来。

“失败只有一种,就是半途而废”,在我们的人生中,坚持不下来的事情太多了,但无论是生活、工作还是创业,如果你觉得这是一件正确的事情,那你就坚持去做,在未来,它终会总量变到质变,给你带来不一样的结果。

公共交通

今天早上地铁1号线是真够挤的,其实以前,我从未觉得上海地铁有多挤,以前上班,老婆把我载到2号线静安寺站,我从静安寺坐到浦东张江,基本上我不会觉得地铁车厢里挤,就是有时候人多,到了陆家嘴,也会下去一大批,车厢里基本上就空了,所以我觉得坐地铁还挺舒服,但去年下半年,搬家到1号线沿线,乘1号线转2号线,1号线真是挤啊,人民广场之前都是上的多下的少,车厢就像沙丁鱼罐头。其实1号线不算是最挤的,上海地铁里6号线、8号线的拥挤程度比1号线还要高。

上海的公共交通总体上来说还是不错的,轨道交通运营里程全国第一,而且实行机动车牌照拍卖制度,上海的机动车保有量在国内大城市里算是低的,比起北京动不动就堵死在路上,上海已经算是好多了,但我仍然觉得上海的公共交通仍有不足,在轨道交通方面,首先是高峰时间运力还是不足(不过据说很多线路的运力已经饱和了,是人实在太多了),其次就是地铁结束运营的时间太早了,虽然1、2号等线路能到晚上11年,但还是会有很多人路程比较远,或是工作、娱乐等事情赶不上末班车,所以我觉得地铁主要线路是应该通宵运营的。公共交通一定要公众感觉到方便、舒适,如果大家觉得公共交通不方便,还是选择私家车出行,那城市交通拥堵、环境等问题是无法解决的。

—分割线—

Mac下有一款非常好的SVN客户端软件–Cornerstone,但是这个软件实在是有点贵,一个单用户license要$59,实在是承受不起,它有14天的免费试用期,要想一直试用,就要在免费期快到时,重置一下,则又开始14天的免费试用期了,具体方法是进入终端,在~/Library/Preferences/ByHost/下,找到一个.GlobalPreferences开头的plist文件,用工具软件打开这个文件,比如PlistEdit,但如果你装了Xcode,则用Xcode打开plist文件更好编辑,在终端输入命令

open .GlobalPreferences.XXXXXX.plist

打开后可以看到,有com.zennaware.Cornerstone开始的这行,删除这行,保存后重新打开Cornerstone,试用期又重头计算了。

—分割线—

今日调查《打车软件调查》,欢迎各位参与,结果下次公布。

欢迎订阅我的微信公共帐号:“Laoer杂谈”,搜索微信号:laoertalk,或扫描页面右侧的二维码
新浪微博:@laoer
Twitter:@laoer

中国式教育

周末2天围绕着孩子,做了2件事情,1是参加幼儿园举办的幼小衔接讲座,2是宝宝参加小学的报名面试。在中国,孩子的事情可能是一个家庭最重要的事情,其中入托、入学又是重中之重了,宝宝今年下半年就要上小学了,相关的事情都要准备起来了。

幼儿园举办的幼小衔接讲座,是请了一名小学老师,通过实例讲孩子从幼儿园到小学这个阶段需要注意和准备的事情,里面有些东西我还是认同的,比如幼儿园以玩为主,学校就是正规教育了,需要让孩子在心理上有所准备,并对上学产生积极的向往,同时在生活自理能力上要充分准备,比如要独立吃饭、学会打扫和整理、适应集体生活等等,毕竟学校老师不会像幼儿园老师那样在生活上细致的照顾。但后面讲到是否要先学习拼音这个问题上,我感到非常的无奈,甚至是有些愤怒,在电视上,所有的教育专家都说,在小学前不需要学习拼音,而这个小学老师却说,孩子需要在上学前学习拼音,要不然上学会很吃力,我不知道是教育部门的教学大纲有问题,还是学校老师推卸本应承担的教育责任,这对于家长来说,已经是没有选择了,必须要让孩子在学前学习拼音,因为谁也不会冒这个风险(我家的宝宝已经在外面报班学习了拼音)。另外我还有个深刻的体会,老师的讲座中,所表达出来的教育理念,完全还是一种僵化的形式,和我上学的时候相比,这么多年来没有什么改变,可以预见孩子们的创造力将要被完全的抹杀了。

再说说入学面试,由于最后的面试考场是孩子单独去的,所以实际考了些什么内容从孩子嘴里不能知道全部,但确定的是有拼音和数学,这些本都是应该在小学阶段开始学习的东西,都放到了学前考试,另外,在报名表上,家属栏里的父母信息,必须填写工作单位和详细职务,所有的这一切,似乎都要给孩子在入学前就打上身份和等级的标签。

中国的教育体制,一直没有发生过本质的变化,而且现在越来越变本加厉,父母家长围绕着孩子,疲于奔波与各种课外辅导班或兴趣班,我们不幸也成为了其中一员,当孩子出生时信誓旦旦的说要给宝宝一个快乐童年,但面对残酷的现实,也不得不低头了。教育问题是一个体制问题,最终原因,还是人口基数大,教育资源不均衡,学校推卸责任等等,这些问题如果想解决,当然是可以解决的,但这是体制问题。

没办法,谁让你不幸生在了中国!

—分割线—

今天的话题有点沉重,所以没有技术话题了,调查还是上次的那个《关于饮用水》,欢迎各位参与,结果下次公布。

欢迎订阅我的微信公共帐号:“Laoer杂谈”,搜索微信号:laoertalk,或扫描页面右侧的二维码
新浪微博:@laoer
Twitter:@laoer

防盗报警器

搬到新家之后,老婆在淘宝上买了一个防盗报警器,加上运费才140多块,当时我也没当回事,偷懒没装,后来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说是电信的,知道我家的地址,问我的宽带是否测过速度而且不达标,要上门来检查,我觉得不对劲,就挂了电话,后来询问10000号,根本没这事情,估计是诈骗电话,这让我警惕起来,这个报警器有必要安装上了。

仔细研究了一下说明书,又看了它提供的安装视频,发现这140多块的东西还真的很强大,我们买的这个组合包含了主机、警笛、遥控器2个,门磁1个,红外探头1个等,门磁和红外探头在有人闯入时会触发报警(测试下来灵敏度还是可以的),120分贝的警笛,估计能让上下左右的邻居都听到,小毛贼要仓皇逃窜了,这个报警器还有另一个更有用的功能,它的主机可以连接家里的电话,当触发警报后,可以对外拨号,你可以设置多组电话号码,你可以在第一时间接到报警电话,在电话上你还能远程操作,比如关闭警笛、监听现场声音等等,你还可以录一段音,说明你的地址,报警电话直接设置为物业或是公安局。外出时锁好门,在门外通过遥控器布防,回家进门前先撤防。

这个报警器还有几十个设置选项,很多功能完全超出我的预期,是我根本想不到的,之前看过一篇文章–《周鸿祎谈产品》,里面有一段讲“体验一定要超出预期的才叫体验”,我想这款报警器确实给用户了一个很好的体验,在淘宝上这款报警器一个月卖出几千件,销量也是很好的说明。回头想想,我们做互联网产品何尝不是这样,我们是否把一个产品做到了极致,知否解决了用户的一个实际问题,是否给用户超出预期的体验?

—-分割线—-

现在用Mac的同学越来越多了,在Mac上我尝试使用了很多新浪微博的App(我都找原生的App,不用AIR的),感觉都不太理想,后来使用了Miao,https://beyondcow.com/miao/,可以说这是Mac下最好的一款新浪微博的App,没有之一,它的售价在官网上是¥24,在App Store上是¥25,我觉得这个钱完全值得花,建议在它官网上购买,Miao的更新速度非常快,有时甚至会1日几更新,我遇到了BUG或问题直接和作者联系,他很快就能改好并发布,这个做软件的态度值得称赞。

—-分割线—-

上次的调查《关于阿里巴巴战略投资新浪微博》收到的回复不多,结果如下

你怎么看阿里巴巴战略投资新浪微博
看好,双赢局面(25%)
不看好,又一个雅虎中国(0%)
看不出,需要时间检验(75%)

阿里巴巴战略投资新浪微博是否能打压腾讯微信
能(0%)
不能(25%)
两者好像没有关系(75%)

看来阿里+新浪微博的组合还要时间来验证,至于是否对微信产生威胁,也需要观察。

今日调查《关于饮用水》,欢迎各位参与,结果下次公布。

欢迎订阅我的微信公共帐号:“Laoer杂谈”,搜索微信号:laoertalk,或扫描页面右侧的二维码
新浪微博:@laoer
Twitter:@laoer

保持健康

前一段时间体检,其中一项空腹血糖值达到了6.13mmol/L,超过了3.9-6.1的正常范围,医学上称之为空腹血糖受损,是指空腹血糖在≥6.1mmol/L-<7.0mmol/L之间,即既高于正常标准又低于糖尿病诊断标准之间的一种亚健康状态,空腹血糖受损还不是疾病,但已经有血糖调节异常,它是一种危险状态,很可能发展成糖尿病。另外我的血脂指标也不好,体重指数BMI值偏高,总的来说,健康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给我敲响了警钟,虽然这些都是大家公认的城市病、富贵病。

由于工作性质,每天大量的时间都是坐着,很少活动,下班比较晚,回去也就懒得动了,加上饮食上高油脂、高热量、高糖份,健康不出问题才怪,其实近3年,每周我都要进行一次体育锻炼,是在健身房里跑步,但看来这个运动量远远不够,我现在除了每周固定的运动之外,已经拒绝高脂肪、高糖份的食品,餐饮结构以蔬果为主,配合一定的谷物主食,同时坚持每天晚上少吃,并在吃过饭后在小区内步行20分钟以上,希望通过坚持,把体重也减下来,相信在下次体检时能恢复正常。

前几天研究Java导出SPSS格式数据,在网上找了半天,找到了2个三方库,都叫SPSS Writer,一个在http://spss.pmstation.com,另一个在http://sourceforge.net/projects/spss-writer/,这两个包生成的.sav文件,都会产生一个Demo的列,原来pmstation的这个SPSS Writer是要收费的,估计买了License就不会生成Demo列,pmstation的这个SPSS Writer的这个包还有个问题,就是不支持中文,我用UTF-8的编码也不支持(发邮件给pmstation询问,也没有给我回复),sourceforge的到是支持中文,但是这个包没有源码也没有任何文档,总的来说这两个包都不理想,难道没有比较好的Java导出SPSS格式的三方包吗?

今日调查《关于阿里巴巴战略投资新浪微博》,欢迎各位参与,结果下期公布。

欢迎订阅我的微信公共帐号:“Laoer杂谈”,搜索微信号:laoertalk,或扫描页面右侧的二维码
新浪微博:@laoer
Twitter:@laoer

上海的蓝天

2012年7月下旬,上海迎来了持续一段的好天气,已经有1个多星期了,每天蓝天白云,无论是官方还是美领馆的PM2.5指数,都是优,之前我也写过一篇关于环境的博客,上海大部分时间都是灰蒙蒙的,PM2.5都是不健康或是对敏感人群有害,这一周多的好天气,都让我产生了错觉,这是我们一直生活的上海吗?

 

 

 

游上海月湖雕塑公园

4月30日,趁着5.1假期,我带着老婆孩子和老妈,去了一趟上海月湖雕塑公园,上海月湖雕塑公园位于上海松江区佘山国家旅游度假区林荫新路1158号,同一区域的还设有著名的“欢乐谷”,我们星点网独家在线销售月湖公园的门票,所以我也是为了体验一下我们网站的整个电子票服务。

首先在星点网购买月湖雕塑公园的门票(或是使用星点无线购买),我们网上成人票的价格是80元,而如果到公园售票处购买,则要120元,所以还是很合算的,购买成功后,可以将电子票打印出来,也可以直接用手机上的星点无线应用,到公园入口处出示电子票的二维码,入口处服务人员会使用我们星点网的二维码验证设备验证电子票的有效性,验证通过后即可入园了,验证过程快的,我们入园时也没有遇到任何障碍,我们这套验证体系还是让用户满意的。

月湖雕塑公园的特色是雕塑,公园里有多个有特色的雕塑,富有美感,公园中央是很大一片湖,月湖就是指此湖吧,整个公园分为春岸、夏岸、秋岸、冬岸,对于小孩子来说,最感兴趣的还是夏岸,这里有一大片沙滩,小孩子们可以挖沙子,同时还有多个儿童游乐设置,特别是那个“跳跳云”,让大人小孩玩的不亦乐乎,在夏岸附近,有个烧烤区,我们中午就是在这里烧烤,收费为4人一桌一个炉子,60元,不限时间,如果要加碳的话,每包碳20元,还是比较实惠。

总的来说,月湖雕塑公园公园风景优美,非常适合带着孩子亲子游,小孩能玩的东西比较多,还能烧烤,天再热一些的时候去就更美了:)

沙滩

沙滩

跳跳云

这就是跳跳云,耗资6500万日元由日本进口全世界最先进的环保高弹性材料制作而成。

面对乞讨儿童

我每天上下班往返于上海浦西浦东,乘坐地铁2号线,近期发现2号线上带小孩乞讨的非常多,基本上每周都会碰到。

之前偶尔也能碰到带小孩乞讨的,我基本选择沉默,也不给他们钱,但看到抱在怀里熟睡的孩子,看到他们露在外面的小手,我总会想哭,孩子们应该享受美好的童年,应该被爸爸妈妈呵护,但现在可能是被拐骗,变成了赚钱的工具,甚至是被犯罪集团控制。

我终于忍无可忍了,决定要采取行动,帮助解救这些孩子,首先我准备每看到这样的情况就用手机拍下来,在新浪微博上有一个@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微博,我把照片@给它,但是给我的回复基本是“请马上报警”,昨晚我乘坐2号线回家,在龙阳路上来一对男女,女的身上背着一个小孩,大概是个男孩,1-2岁的样子,开始乞讨,从我前面走过之后,我就拨了110,将情况告知警方,110说警察马上会到,更让我意外的是就在我报警之后,竟然又有2拨带小孩乞讨的上来,一个是女的,孩子抱在怀里,由于看到前一拨可能不远,坐了一站就下了,后来的一个也是女的,拉这一个小孩,大概3岁,一路地铁运行很正常,乞讨者在流动,最后我也不知道警察是否采取了行动。

根据我的观察,乞讨者多出现与晚上8点以后,地铁上人较少,可以走动,在上下班高峰时间很少碰到,由于地铁处于运动状态,人员流动性太大,对于报警后处置带来很大的难度,所以我很希望上海警方能针对此问题展开转向行动,解救被拐儿童,让宝贝回家。

根据法律规定,就算是自己亲生子女,带出来乞讨也是违法的,与这些非法犯罪活动做斗争,其实就是保护我们自己的孩子,但我也希望政府、执法者能真的负起责任,我们这个国家,如果连保护妇女儿童都保护不了,何谈幸福?何谈民生?

以下是我最近在地铁里拍到的带小孩乞讨的照片,由于是用手机拍的,所以比较模糊,而且有些没有拍到正面。

 

 

 

后面2天又碰到带小孩乞讨的,注意这个带红帽子的小孩,我就碰到了3次

  

最新进展,今天(2011-12-22)在微博上,上海警方对于轨道交通乞讨儿童的问题做出了回应

http://weibo.com/2493592183/xDceptVjv

我的评论是:

感谢@警民直通车-上海 @lamesaint 对于轨道交通内乞讨儿童问题的回应,但是能否用未成年人保护法来保障这些儿童的权益,普通市民对于这样的现象该如何提供帮助?

2012-12-23,新闻《沪警方整治轨交流浪乞讨 部分职业乞丐月入过万》

从宝宝生病说起

10月2日,宝宝再次因急性肠胃炎去看病,医院是离我们相对较近的上海儿科医院,小孩不生病是不可能的,所以儿科医院也是去了很多次了,首先是挂号,我们大概早上不到10点到的医院,为了减少等待时间,我挂的特需门诊,儿科医院特需门诊的挂号费是每次80元,我们的序号是35,相对来说,看特需门诊的人还是少些,但就这样,等我们看到的时候,已经是11点10分左右了,看病的过程比较简单,5分钟以内,基本能确定是肠胃炎,就开了吊针,同时要验一下血,然后我就去缴费,拿药(大概120多元),宝宝他们先去验血,然后直接到输液室等我,我拿药到输液室,交了药,同样需要排队等待,这段时间里,我拿了化验单给医生看了一下,确实是白细胞高,有炎症,由于药只开了一天,叮嘱明天还要来看,这个医生明天还在,回到输液室,等了大概1个小时,宝宝才打上针,总共2瓶,第1瓶100ml,是氯化钠注射液+头孢曲松钠-罗氏芬,第二瓶是250ml,主要是葡萄糖、氯化钾、维生素B6,应该是因为宝宝没有吃饭补充的营养成分,本想打好吊针就回家,但就在第一瓶100ml的注射液输完的时候,发现宝宝脸上出现小疙瘩,然后整个脸部发红,我们觉得有些不对,马上叫值班医生,医生看了之后,确定应该是过敏反应,马上就给我开了开瑞坦和一个药膏,开瑞坦口服,药膏外敷,说如果不严重不需要打针,当我拿了 药回来之后,宝宝脸上已经起了大片的皮疹,同时非常红,我觉得不对,还是叫来医生,医生叫我们去她办公室里,当面让我们把药给宝宝服下,同时把药膏敷在脸上,再看看身上是否也出了皮疹,当时身上没有出皮疹,我们就从办公室出来,在外面的床上让宝宝躺着,但过了一会皮疹没有下去的迹象,同时身上也有几个小包出现了,我觉得还不行,马上再叫医生,当时我已经紧张的不行了,感觉身体发软,医生过来看了一下,就让我们去抢救室,让护士马上注射抗过敏药物,并且注射100ml氯化钠,冲一下,此后,宝宝的过敏症状才开始逐步缓解,并睡了一小觉,抢救室护士期间记录此次药物不良反应,复印了病例,我们等宝宝醒了,去给医生看了一下之后,确定没什么问题,我们终于回家了,到家已经4点多了。

宝宝不是过敏性体质,而且以前用头孢和青霉素也没有出过不良反应,就是罗氏芬之前也用过,不过当时肌肉注射,不是静脉注射,照理来说罗氏芬应该是比较好的抗生素,为此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头孢曲松纳–罗氏芬的不良反应还是有明确说明的:

头孢曲松钠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病例报告数据库统计显示,抗感染药不良事件报告比例接近总体报告的50%;头孢曲松钠不良事件报告总数、严重报告数量在抗感染药中均占较高比例,死亡病例报告数量位居抗感染药首位。为此,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日前召开新闻发布会,专门对头孢曲松钠的临床不合理使用提出警示。

第二天,也就是10月3号,再次去儿科医院复诊,这次去的早,7点多就出门了,但到了医院已经是排起长队拿号,我和宝宝的妈妈、爷爷、奶奶协同作战,挂了还是昨天医生的特需门诊,第5号,医生看了昨天的过敏反应记录,不敢再用罗氏芬,换了阿奇霉素,再打一天吊针,并开了一些口服药,药费170多,打完吊针11点回到家,宝宝的状态也好了很多,开始蹦蹦跳跳了。

其实小孩子生病是常事,但这次如此让我紧张,让我思考了一下中国医疗的问题。

首先是花费,这两天,挂号费、药费、停车费等等乱七八糟加在一起,要600元以上了,而且药费中医保已承担一部分了,虽然大部分人还是选择普通门诊,但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等待,真正看病的时间估计也就是几分钟。看个感冒要花几百块,中国的老百姓,真的看不起病。

其次,医疗资源分配极不合理,国家总是宣传首诊在社区,但实际情况就是社区医院(包括一些内地医院)的技术水平实在不行,看不好病不说,有时候还把病情给耽误了,这次在儿科医院就碰到家长凌晨5点开车从嘉兴过来,就看个感冒,说是在嘉兴看不好,就是我们宝宝的肠胃炎,在社区门诊我想也应该能处理,但现在大家都不太信任社区医院,大量患者不管是大病小病,全往大医院跑,大医院里人满为患(假期时儿科医院里草坪上都是躺的从外第来的患儿家属),医生护士每天看这么多人,服务质量一定下降,患者看病时感觉没有尊严。如果能把优质的医疗资源放在基层社区和农村,同时把一些口碑好的民营医院纳入医保,大医院的紧张状况是可以缓解的。

再有就是,医生现在诊断依赖仪器,我老婆说现在看病这套路她都会了,说来了就是验血、做B超、打吊针;医生的责任心大大的下降,抗生素滥用,这个严重的后果我们总有一天会承受;医院已经是搂钱的耙子,但很多时候,你不交钱就是不给你看。

另一个让我、我爸妈对宝宝生病紧张的原因,是因为我小时候曾经得过的一场大病,也可以比较一下这30多年来中国医疗环境的变化。

我大概10个月的时候得了脑膜炎,谁都知道这个病不是闹着玩的,如果治疗不及时,可能会在数小时内死亡或造成永久性的脑损伤,算我命大,一切都好,但整个治疗的过程让我爸妈是记忆犹新,他们总和我说,是因为碰到了那个年代与好的医生,那大概是78年春节的时候,中国西部城市兰州,当时中国社会,优质的医疗资源都在基层,给我主治的医生原来是北京儿童医院的医生,认真负责,当时我注射激素后,出现大片水痘,她急得不行,连夜去查阅大量相关资料,找治疗方法,让我安然脱险;我入院时正是过年前,医院里都在分年货,得知我这个危重病人,马上放下手里的东西,投入救治;由于需要一种药,父母的同事朋友,在临晨3-4点时,四处寻找,终于找到药品,用单位的卡车送到医院(那时没有出租车,更没有私家车);为了治好我,医生、护士、朋友投入了大量的努力,我需要感谢的人太多了…但是今天,我不知道是否还有不收红包的医生,是否还有为了一线救治希望也要坚持到底的医生?

我的主治医生,已经70多岁了,现在居住在苏州,她是治疗儿童哮喘方面的专家,虽已退休,但现在每周还会开2-3天的专家门诊,等有空时,我一定要带上宝宝去看看我的这个救民恩人。

在中国,如果你是一个好医生,你一定会得到所有人的尊重!